尋找直覺力

第六感究竟是什麼?我們大多認為這只是一小撮罕有及奇怪的人所擁有的神秘現象,一些與一般平凡人無關的超自然奇能。但如果它只是如同我們其他五種感官一樣,就像是人類的其中一部份如視覺、聽覺、味覺、嗅覺及觸覺。很明顯,這並不如你所認為:大部分人並擁有第六感。會否是大部份人均擁有但卻不知道它究竟是什麼或可以如何使用呢?

這似乎便是實際情況。在我多年來訓練學生如何聆聽自己的第六感。會否是大部份人均擁有但卻不知道它究竟是什麼或可以如何使用呢?

這似乎便是實際情況。在我多年來訓練學生如何聆聽自己的第六感的過程堙A我從未遇過有人是沒有第六感的。當然,一般人通常不會發展至擁有如電影「鬼眼」裡的小孩可看到死人的能力,亦不會如某些著名靈媒可以預言世界大事。這些都是這種特別能力罕有的用法,就像某些人擁有罕有的創作天賦,例如畢加索;或是擁有罕有的頭腦思維,如愛因斯坦。每人的身體,情緒及頭腦都有一套獨特的個人運作模式,正如我們的第六感,而我比較喜歡稱之謂直覺力。每人其實都有能力開發及使用他們的直覺力。就像身體,頭腦及情緒是人類自然的一部份,直覺力亦然。

新時代思想大量採納了印度神秘學系統,這系統認為人有七重能量層。第一層是身體,而此能量控制進化及成長。在身體層外的一層便是第二層,情緒層控制我們的感覺。情緒層外的第三層是頭腦層,亦是我們思想產生的地方。這層之外便是第四層,亦可稱謂直覺層,代表著我們可以不受頭腦及情緒干擾下體驗事情的本質。頭腦及情緒的訊息遮蓋或曲我們對外在的認知,直覺卻能看透事情的本質。最後三層的能量更細微,影響人類靈魂最高層次的運作,但這部份並不關於我們現在所說的。第四層或直覺層的存在與我們的情緒及思想同樣自然及基本。但我們能否與它建立聯繫及把它開發則取決於我們。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這麼多人只有很少或根本沒有覺知於直覺的本質?答案在於我們在小朋友時期所受到的訓練。

人類頭腦的運作就像一電腦,電腦需要軟件或資料才能正常運作。這軟件名為早年制約模式 (childhood programming or conditioning) 。自出娘胎,我們便無可避免地受到家庭或社會的方法去教育。有部份來自直接教育:正確行為的訓練,什麼是可接受的,什麼不是。有部份來自小孩的傾向及他們對身邊事物不可思疑的模仿能力。亦有部份來自生活上的意外事件。所有家長都明白,兒童早年吸收資訊的能力是驚人的。兒童的心智是潔淨及空白的,所以能夠很快地吸收大量資訊。所有的體驗都在頭腦留下擦不掉的印象,所有事件都留下印記。

這種學習明顯是成長及被「教化不可避免的一部分。我們必須透過融入家庭及以後的社會以學習生存。基於需要,我們很快地學會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什麼是可行,什麼不行,什麼行為可帶給我希望或需要的及什麼不會。這每一個學習在早年所體驗的每一件小事,均會變成頭腦內的模式。那些研究人類頭腦的認為主導個人生命的程式在人生頭七年已經入頭腦,從那時起我們只是繼續重演。這就好像電腦裡的軟件一樣:一旦被安裝後,它將會在可預測及習慣性下運作 ── 當然,除非我們把它刪除。 

這本質上並沒有問題,除了在大多數社會,它教導我們不要信任自己及我們在孩提時固有的純淨的體驗。在程式取得主導前,小孩很自然地與周遭的一切聯繫,甚至乎是其中一部分。小孩是與存在一起的,並沒有分開的感覺。他所看到的事物並沒有被情感及頭腦的過濾器所分隔。這正是小孩令我們高興及感動的 ── 他帶著誠實及無知理解及回應這世界,這種連繫的聲音正是直覺力。 

沒有理由小孩需要因為安全而切斷這種連繫,只為了更安全及容易。作為孩子,我們是非常脆弱及缺乏的,從小我們便發現要保護自己免受傷害,及得到我們渴望的愛及注意,最好便是跟隨人所說的,而不是信任我們自己。我們的重點放在融入身邊的人及做所需要的以取得認同。逐漸地我們用自己的直覺力及內在認知以換取安全。而在這交易中我們損失了一些非常珍貴的東西。有些人很容易做到;其他一些對抗拒及抗衡,對我們的真相堅持多數個月或數年。但幾乎總是,到某些時候,我們屈服及放棄,因為外在的壓力太大及太冒險了。

 這個過程將透過教育從家庭擴展至社會。我們不但要學習如何融入學校環境,而且許多年來我們均被大量無意義的資訊充塞,並被告知我們的價值是基於我們機械刻板地重覆的能力。當我們擅長於學習這些死的知識,我們會受讚賞並且感到成功。當我們做不到時,我們被看成失敗。通常在我們完成教育前已經斷絕了作為人類真實的聯繫,其實一點也不足為奇。我們把與整體聯繫的內在聲音斷聯繫,只能透過學習到的頭腦及情緒模式的安全過濾器看事物,這些正是我們融入社會的方式。愈複雜先進及有架構的社會,這個過程愈強及完整。正因如此,在簡單及原始的文化裡,人們在某程度上會比較多接觸到內在認知。日本可能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複雜先進及有架構的社會之一。

 但只因為我們斷絕了與直覺的連繫並不代表我們己經失去這能力。它並沒有去了其他地方 ── 我們不會失去直覺,正如我們不會喪失思想或感覺的能力。真正發生的是它從我們的意識覺察隠藏到我們學習到的頭腦模式後面。當我們願意冒險把這些模式放下,直覺便在那兒然後我們會發現它其實一直都在那兒,只是我們不懂得如何調較與它連上。但是,聆聽直覺是有風險的,正因如此,我們最初會把它放在一旁。我們不能保證內在聲音可以符合我們信念系統內的對與錯。而這些有制約的信念系統正是我們繼續賴以運作以確保我們在做正確的事。我們非常安全並強烈地依據所被教育正確的事,甚至為此而不惜打仗及殺戮。

然而,在我們進化的過程,我們開始感到我們的生命裡有某些乏;某程度上我們並沒有與自己接觸,我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或是想去何處。有時這種感覺出現於生命不順暢時,當我們感到自己與存在有衝突而不是順著流而走。或是有時只是一種空虛的感覺。無論是哪種形式的顯現,這認知已是我們生命中一種全新的開始。

回到這種內在認知,開始與直覺連繫並活出它,究竟有什麼意義?某程度上是有點驚嚇的,因為我們開始質疑一直以來令我們安全的基本信念系統。在另一層面是非常刺激的,因為他是生命中一個新的方向的開始 ── 像一種感覺的發現。這並不是立刻發生的事,而是一個循序漸進的旅程。如果你正在看這篇文章,那麼,極有可能你已經在這旅程上。這旅程並不異於回到真我,回到內我的朝聖之旅。直覺正是我們內在的聲音。

那要怎樣做呢?第一步是容許邏輯的頭腦信任直覺的存在,我們有這個能力。欠缺這個信任,理性的頭腦很容易會低估及懷疑直覺;而把它看成愚笨的,離奇古怪的,又或是不合邏輯及無效的。下一步是確認直覺在你以內的味道,感覺及體驗。你的直覺與你的身體,你的情緒及你的頭腦一樣是非常個人的。通常我們會以這三個層面作為門欖開始與直覺聯繫,並可把它歸納為三種類別:感覺型、情緒形及頭腦型。感覺型與直覺的聯繫是透過身體的感覺,對某種體驗舒服與否。或是身體某部分某種特別的感覺,所以英文有句語如 ”Listening to your guts”﹝聆聽你的內臟 [內在聲音]﹞或 “I don’t like the smell of it”﹝我不喜歡這種味道 [感覺]﹞。 

有些人會透過情緒之門與直覺聯繫。他們會感覺事情,他們對其他人感應非常敏銳,他們會馬上產生不合理的喜惡,例是一種模糊的感覺需要做某些事。第三種直覺是透過頭腦運作,有時這些人透過圖畫看到意象,影像及符號就正是我們在夢中的語言。頭腦型的直覺亦可透過聽到的內在聲音而運作。它以如閃電般的運作,意念自然而然地發生。大部分的人均會有以上這些的混合。而這全部都可以引領我們到第四種直覺,即純粹的直覺,與整體的直接連繫,有時透過靈性的體驗或“變異的意識形態”(altered state of consciousness),有時透過一種簡單的認知而並不知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某些小組訓練可以非常有效地識別及熟識你獨有的方法。在工作坊中是比較容易放下邏輯頭腦並且信任。在這個訓練直覺力的工作坊中,參加者在每天會有一部分時間參與不同的靜心技巧,從而與理性頭腦產生一段距離。我們亦會用不同的練習哄騙這部分的頭腦,令它不知道正在發生什麼,因而不能投射它的意見及慾望。然後我們會透過不同種類的直覺力找出最適合我們的一種。參加者通常馬上便會發覺直覺力其實一直存在,只是他們一直沒有發覺。對大部分參加者,這是一項驚人及令人滿足的發現。 

然後,我們需要更鞏固與這特質的連繫,而這只能透過一連串的反覆試驗。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的直覺力很容易被恐懼,慾望及投射所混淆。當然有機會你會錯誤,而在這旅途中你需要預備去冒這個險。但一旦你喚醒了內在這個特質並開始覺察,你對這個認知的肯定便會愈來愈大。記錄你直覺的閃現,並留意它有否出現將會非常有幫助。你可以有意識地透過簡單的技巧把邏輯頭腦放下,並創造空間讓直覺運作。

我們愈學會聆聽這部分的自己,將會發現我們愈能和諧一致地活於存在(existence),因為這個內在的聲音是存在(existence)於我們內裡的聲音。它是我們與周遭的整體的聯繫,我們的天線。當我們聆聽並跟隨它,我們便是跟隨著天生的信心,來自於我們內裡知道這是正確的地點及時間。我們完全放鬆及相信生命自然的流程,而不是因為聆聽邏輯頭腦而被困於懷疑及掙扎。當然這並不代表我們能得到一切想要的,但我們將可得到一切需要的。除此以外我們會感到與周遭發生的一切和諧一致及一體的。而在大部分我們的深底裡,這正是我們渴望的理想。


作者: Mangala
翻譯: Michelle